特朗普声称重返TPP,是为了平息“美国优先”质疑

 
Comment(s)打印 E-mail 中国网 2018-01-30
调整字号大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间隙接受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我将告诉你一个大新闻。如果我们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我会加入TPP”。

此言一出,“美国是否将重返TPP”成为近日来的热门话题。去年1月23日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TPP,被美国国内外很多贸易和外交政策专家视为“战略错误”。日本政府主管经贸事务的重臣在特朗普有关美国有条件重返TPP的言论一出后,随即表示欢迎。事实上,作为某种政策目标和政策预测选项,“美国重返TPP”一直存在于美国国内外贸易政策和外交政策研究界。

美国真的会重返TPP吗?

美国重返TPP的前景不容乐观。特朗普总统就美国重返TPP表态的语境并未让世人觉得美国退出TPP的政策会在近期产生实质性逆转。特朗普总统为美国重返TPP加了一个重要且模糊的限定,“如果我们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随后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演讲中,特朗普总统继续为其“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辩护,声称“各国领导人都保护本国利益,作为美国总统,我将永远保护我国、我们公司和我们工人的利益。我们会推行我们的贸易法,让我们的贸易体系正当起来。只有坚持公平互利的贸易,我们才能创造一个不仅对美国,对所有国家都公正的体系。”并再次强调,“美国准备和所有国家谈判互利的双边贸易协定。这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国家,他们非常重要。我们和其中一些已经有协定了,我们会考虑和其他国家单独或集体谈判,只要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退出TPP后所推行的、与除美国以外的原TPP成员国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政策,仍然是未来一段时期特朗普政府亚太经贸政策的重点。

特朗普有关美国重返TPP的表态并不意味着美国将重返TPP,但暗含美国对参与亚太多变经贸合作的态度可能有所松动或变化。特朗普政府退出TPP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美国放弃亚太多边经贸合作的主导或领导。但与此同时,亚太国家多边经贸合作并没因美国退出而沉寂,相反,亚太地区经贸合作呈现密集发展势头,主要体现为三大重要经贸合作项目。

一是日本主导的“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总统签署退出TPP的行政令之后,日本从2017年4月开始致力于改善TPP的工作。在日本政府积极协调下, 2017年11月11日,在越南岘港召开的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会议期间,以日本为主导的除美国外的TPP11国达成了“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框架协议。2018年1月23日, CPTPP11个成员国完成协议谈判,达成共识,并计划于今年3月8日在智利签署贸易协议。相对于2015年签署的TPP,CPTPP无论其规模和标准都有明显下降。CPTPP11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比重为12.9%,人口占世界人口比重的6.9%,比TPP下降近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由25.7%下降到14.9%。

因美国退出,TPP11国对2015年签署的协议进行了重新协商,在降低95%以上关税的基础上,冻结了20项原TPP中的高标准项目。在日本主导下,为了使CPTPP尽快生效,TPP11国也修改了生效条件, CPTTP 11国中有6个国家完成国内批准手续即可生效。虽然TPP演变为降低标准的CPTPP,但CPTPP的启动也将有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和亚太多边贸易体系的构建。

二是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该项目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若RCEP得以建成,其将涵盖约35亿人口,GDP总和将达230,000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3,所涵盖区域也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2011年2月26日,在内比都举行的第十八次东盟经济部长会议上,部长们优先讨论了如何与其经济伙伴国共同达成一个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议。会议结果是产生了组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草案。在2011年东盟峰会上东盟十国领导人正式批准了RCEP。

此后,在东盟主导下,有关RCEP的磋商、谈判不断取得进展。2017年11月14日, RCEP领导人会议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强调RCEP有助于经济一体化和实现包容性增长,敦促各国代表加紧磋商以早日达成协议。这是RCEP磋商开始5年多来首次领导人会议,为进入攻坚阶段的磋商注入动能、指明方向,同时世界发出强烈信号:本区域国家将进一步加强合作,逆全球化难阻亚太多边经贸合作。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以“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支点,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不断扩大双边或多边贸易合作圈,强化多边贸易合作体系,提升在亚洲乃至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中国与CPTPP11个成员国中的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和智利五个国家已经有双边FTA;而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三个国家作为RCEP成员国也正与中国一起推进区域经济合作;中国与加拿大的自贸区谈判也即将开始。

随着中国不断通过深化国内经济改革和经济结构转型,扩大市场开放水平,并积极发挥RCEP中的主导作用,中国在亚太多边经贸合作中的话语权以及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的主动权,日益提升。

面对亚太国家多边经贸合作的发展势头,美国经贸和外交政策界日益担心,美国继续缺失或被排除在上述三大多边经贸合作项目之外,对美国对外贸易的负面影响将日益凸显,美国战略界甚至从地缘竞争的角度看待美国让出亚太经贸合作主导权而产生的负面影响。特朗普总统有关美国重返TPP的言论所反映的内心独白不是“以某种具体方式重新加入TPP”,而是“美国需要对继承TPP的CPTPP以及更为广泛的亚太多边经贸合作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关注,并保留重新以某种形式加入甚至主导亚太经贸合作的选择”。

这种选择很大程度上不可能是重返TPP。特朗普有关美国重返TPP言论,一定意义上是旨在平息美国国内外针对“美国优先”发出的质疑。

(张帆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研究员)

分享到:

Go to Forum >>0 Comment(s)

No comments.

Add your comments...

  • User Name Required
  • Your Comment
  • Enter the words you see:   
    Racist, abusive and off-topic comments may be removed by the moderator.
Send your storiesGet more from China.org.cnMobileMobileRSSRSSNewsletterNewsletter